彩票宝网加入收藏设为亿彩彩票平台
散文随笔
  • 2019-05-18 15:18:07  阅读:150  评论:0

    宋黎:超越政治的文学和回避政治的文学-揽阅阁

        莫言09年在德国的演讲中说道“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逾越党派、逾越阶级、逾越政治、逾越国界….站在全人类的态度上,应该具有普世价值”,这句话差池,优秀的文学作品“可以”逾越政治,但不是“应该”逾越政治,只能说如果想要获得世界规模的认可,文学作品最好要逾越政治。不外这点不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53  阅读:102  评论:0

    罗春初:向往书香-揽阅阁

        念书作为传统社会里纯粹的精神运动,曾谋划造了如梦如诗的温馨与辉煌,氤氲的书香弥漫于整个社会空间,几多念书人因之焚膏继晷,陶醉其间,皓首不移,兀兀穷年。时至今日,随着历史时空的转换和社会时尚的变迁,念书已经不再是令人羡慕的事情。一心想通过念书来实现价值目的,寻求精神归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26  阅读:104  评论:0

    吕嘉健:仇恨是一剂有毒的药-揽阅阁

        一位哲学家说过一句很深刻的箴言:“一切悲剧都始于憎恨。”每逢再次思考这句话时,我都为陷于悲剧者扼腕长叹。恼恨总是弱智的,可是很感人。恼恨通常带着歇斯底里的气力,极端地,猛烈地疯狂行事,一切置诸脑后,已经丧失了理智,失去了思考力,无法凭据真实情况和条件,去做出合宜的、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23  阅读:53  评论:0

    寿石斋:一份右派档案-揽阅阁

        予生也晚,对反右没有直接的履历,家中也没有被划为右派者。曾听人讲过反右的-些佚闻,总不真切。九十年代末偶然在邮电局门前的地摊上见到-份《极右分子质料》档案,档主竟是我所认识的,于是买了下来,准备利便时交还给他。  我与档主娄申田只是认识,并不熟稔。我们在一个楼上办公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20  阅读:69  评论:0

    萧象:《杨尚昆日记》的历史信息-揽阅阁

        日记为文而受人青睐,在于两大特征:一是写作的私密,较少忌惮,最显真性情;二是纪录的真实,为亲历眼见,乃当日发生之事。故此,名士雅好日记,自古形为传统,近代以降,蔚成民俗。许多重要人物遗有日记刊行于世,如晚清曾国藩、翁同龢,民国徐世昌、王世杰,以致蒋介石亦有日记留传后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14  阅读:99  评论:0

    何凡兴:房宁是文明人还是野蛮人?-揽阅阁

        在《生活中的文明和野蛮——从政法大学“弑师案”谈起》一文中,韩德强先生说了一个很是精炼的看法:“我们这个社会很是有意思,绝大多数环节都是文明的,只有少少数环节是野蛮的,可是野蛮是本质性的,文明是现象性的。[1]”    据笔者所知,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文明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11  阅读:79  评论:0

    汪丁丁:浅议手相-揽阅阁

        只要有生命,或迟或早,在生命演化的某一阶段,生命个体就可能意识到情况及未来的不确定性。我们关于不确定性的意识,归纳综合地称为“时间”。一百年前,人类相信只有人类具有时间意识。现在,心理学家、脑科学家、动物掩护主义者和广义情况主义者,都认为时间不是人类独占的。    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08  阅读:149  评论:0

    冯象:小书的朋友——《玻璃岛》的话-揽阅阁

        小书的故事是这样的。小书其实跟大书一样,前身也是一沓书稿,但不是手写的——从前那种绿方格子、留着宽边的稿纸,“爬格子”誊一遍,可费时光了——小书遇上了电脑和互联网时代,稿子是打印的。邮寄当天,文档发给出书社的编辑,她就可以直接在电脑上编辑、校对了。    过了半年多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05  阅读:66  评论:0

    冯象:定格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六月-揽阅阁

        后记也讲个故事。    暑假返美,又做一回陪审员。一桩交通事故案子,跟前几趟一样,仍是在撒冷市中心的县法院。状师质证、辩说竣事,陪审团关起门来合议之前,法官照例给陪审团一通“指示”(instruction),如侵权行为的组成要件和民事举证责任尺度。那是位老法官,富有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  • 2019-05-18 15:14:01  阅读:131  评论:0

    冯象: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尊崇地纪念-揽阅阁

        这部小说遗稿,我本是无资格作序的。作者董易先生是先父的挚友,抗战期间曾在昆明西南联大一块儿求学,做地下事情。一九四一年一月皖南事变,白色恐怖降临,地下党疏散潜伏。作者离校,和几位同学一起到滇南“瘴疠之乡”开办中学,培育生长了当地第一批党员和进步气力。小说形貌的即是这......  阅读全文>>
彩票宝网,亿彩彩票平台,版权所有 澳门银河官网-澳门银河权威认证在线注册网址有限公司